财新传媒

【特供】疫情打击无所不至 全球汽车业同此凉热

2020年03月28日 09:09 来源于 财新数据通
可以听文章啦!
【本文系数据通用户提前专享】新冠疫情无差别碾压,汽车企业找不到“疫外之地”,全行业将共同经历艰难时刻

  文|财新记者 郑丽纯

  新冠疫情暴发后,不确定性从汽车行业起飞。中国几乎失去整个2月,欧洲在3月逐步停摆。3月18日,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宣布北美全部工厂停止生产。疫情推倒了汽车产业链“多米诺骨牌”。全球主要车市必须共克时艰。

  各大跨国车企大多计划在3月底至4月中旬恢复生产,这是最乐观的估计,能否按时复产取决于防疫形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汽车产业链漫长,涉及上万个零部件,供应商逐级出货,犹如金字塔,缺一不可。各级供应商之间、供应商与整车企业之间、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对接链条因新冠疫情而支离破碎,风险层层外扩,接力冲撞。

  3 月 17 日、18 日,大众汽车集团与宝马集团先后举办财报媒体沟通会。两家车企高层均称,还不能预估疫情造成的影响。截至本刊发稿,大众集团在北美、欧洲的工厂已暂停生产;宝马关停了欧洲工厂,其北美工厂计划从3月29日起停产。

  宝马集团董事长齐普策称,中国抗疫积攒了成功经验。宝马一方面要作好人员隔离,另一方面要保持公司运转。他希望把中国经验用在欧洲和美国,确保疫情结束时业务可以快速恢复。

  中国春节假期结束后,国内工业企业普遍推迟至2月中旬复工,疫情重地湖北省更是推迟至3月11日。全国节奏有差异,省外员工无法到岗,物流运输不畅,这些问题制约整个中国汽车行业。

  上汽集团(600104.SH)是中国车企龙头。2月,其产量仅为2019年同期的十分之一。同月,大本营在武汉的部分“东风系”车企产量为零。2020年前两个月,东风本田产量较2019年同期减产4.3万辆,产值直接损失数十亿元。

  中国强行按下暂停键,影响波及全球。2月,韩国、意大利等国的汽车工厂先后因中国零部件无法按时抵达而短暂停产。

  现在,中国疫情基本得到控制,风险却极有可能输入国内。疫情下半场转移到欧美地区。欧美是汽车传统产地和主要市场,中国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汽车产业联系紧密。若疫情持续,供应链问题将二次冲击中国汽车产业,中国想要“一枝独秀”几乎没有可能。

  疫情同时重创市场需求。中国市场2月汽车销量同比下跌八成,掉回2005年同期水平。2019年春节假期在2月,基数本就较低,这样的同比跌幅近20年未见。零部件企业敏实集团(00425.HK)总裁陈斌波判断,2020年一季度中国市场将损失汽车销量约250万辆。

  欧洲、北美市场的前景并不乐观。在3月18日财报沟通会上,宝马集团董事诺达称,在意大利、法国、奥地利、瑞士和比利时等国,几乎所有的汽车经销店都已关闭,直接影响汽车销售。

  市场机构IHS认为,汽车及汽车零部件将成为2020年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全球销量损失达1000万辆,总量预测为7880万辆,同比大幅下滑12%,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8%的降幅。

  汽车行业早已走出舒适区,传统业务面临的挑战与日俱增,新业务转型还看不到盈利前景。新冠疫情无差别碾压,汽车企业在全球视野内找不到“疫外之地”。车企不能通过海外业务平抑风险,它们将共同经历艰难时刻。

  中国汽车市场正处于深度调整期。不愿具名的汽车行业分析师称,疫情将加速汽车企业优胜劣汰。中国的初创车企会比想象中“死得更快”。

  中国艰难重启

  2020年1月,武汉暴发新冠疫情时正值春运,疫情迅速扩散。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随后,全国各地相继采取严格防控措施。春节假期结束后,疫情并未缓和,工业企业普遍无法按计划开工。

  直到2月10日,广东、上海等地才有企业陆续恢复生产。但汽车企业上下游产业链较长,整体恢复才能有序运转。

  2月初,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向天津市政府发函,称公司仅有一天的零部件库存,申请提前将当地供应商成品库存运回北京,以保证工厂在2月10日顺利复工。北京奔驰还请求政府允许天津当地19家供应商与其同日复工。北京奔驰称,若不复工,每天经济损失超4亿元。

  一名日系车企一级供应商的生产负责人称,供应商不复工,车企单独复工意义不大。疫情到来前毫无征兆,供应商没有意识去做突发预案,企业按平日水平备货,库存仅可供产线运转三到五天。在周转率做得好的企业,一两天的库存都没有。

  韩国现代汽车使用的线束主要由中国湖北省和山东省供应。2月初,现代汽车因线束短缺面临停产危机。韩方紧急求援,山东省线束企业率先复产。

  特斯拉是2月10日率先复工的企业之一,零部件供应同样面临挑战,它采取了非常措施。3月3日,特斯拉承认,为了确保订单生产交付,部分在中国生产的Model 3用较低版本替代了较高版本的自动驾驶芯片。此举激起了新车主的责难。

  在新冠疫情中心湖北省和武汉市,汽车工业重启更加艰难。3月11日,湖北省下发通告提出,武汉市对全国、全球产业链配套有重大影响的企业,在防控措施到位、防控责任落实的前提下,按程序批准后复工复产。以此时点计算,武汉汽车等产业链停工48天,复工比全国其他城市整体晚了近一个月。

  湖北省乃至武汉市的地位在汽车业举足轻重。一名资深汽车分析师称,武汉零部件供应商的市场份额在全国占比约15%至20%,华东、华南车企都使用采购自湖北的零部件。据总部在广州的广汽集团(601238.SH/02238.HK)统计,公司400多家零部件供应商中,有156家就在湖北。

  一名自主品牌商用车配件采购经理3月12日告诉财新记者,当时湖北区域的供应资源处于停滞状态,产品供应周期无法具体确认。通常情况下,他们会选择其他供应商平抑风险。然而更换周期难以保证,工作量也相当大。

  多家车企曾紧急向国家工信部求助,协调湖北省内汽车零部件企业尽快复产。3月13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大众汽车、宝马汽车、现代汽车等跨国车企都曾提出,有零部件在湖北生产,企业备货不足,如果不能及时帮助这些企业复工、复产,车企们将陷入停工、停产的窘境。

  辛国斌称,国家工信部已对接湖北省和各市州工信部门进行了沟通,争取湖北省支持当地汽车产业零部件公司优先复工。政府要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牵引作用,持续梳理重点领域龙头企业及其核心配套企业名单,推动解决企业反映的重点问题。

  东风本田位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区内有东风集团总部、神龙汽车东风本田东风雷诺等整车企业和500多家零部件企业,汽车总装工厂就有12个。东风本田也是武汉市首个产值过千亿元的企业,2019年销量达79.2万辆,产值1350亿元,雇佣员工达12405人。

  3月9日,东风本田获批率先重启。防疫物资缺口、员工无法到岗、物流运输不畅、供应商未全面复工,仍是制约因素。一名东风本田供应商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省外员工占比30%,武汉当地员工仅占45%,武汉员工中约四分之一是管理人员。“现在所有管理人员都要到生产线顶岗,以保证本田这些大客户的交货率。”

  东风本田三家工厂分别在3月11日、16日、18日复工,当前处于单班生产状态。该公司计划,利用3月24日起的一周时间,将产能逐步提升到50%。

  前述供应商预计,3月底武汉区域零部件产能可恢复八成,4月中旬可恢复至2019年底的水平。

  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进入调整期,出现28年来汽车销售首次负增长。2019年,情况进一步恶化,当年汽车销量同比跌幅达8.2%。

  行业原本预计2020年市场将有所反弹,销量至少可与2019年持平。新冠疫情打破预期,广汽集团、长城汽车(601633.SH)多家车企无奈下调全年销量目标。

  为追回2月落下的进度,广汽集团内部计划,未来削减节假日11天,启动加班模式。在国内,公司要想方设法抢运供应商库存;在国外,协调合作伙伴调动全球资源,为中国合资企业空运零部件。

  国际零部件企业大陆集团3月5日表示,考虑将供应商从中国转移到其他未受影响的生产基地。这一规划恐要落空。

  海外风险加剧

  日内瓦车展是全球五大车展之一,在搭建工作本已接近尾声时,2月28日,主办方宣布活动取消。主办方解释称,一周前一切还很平静,随着瑞士出现首个确诊病例,联邦委员会发出禁令,形势急转直下。

  3月10日,美国纽约车展宣布活动顺延五个月至8月底。纽约车展自1900年起举办,这是其120年历史中第一次延期。

  欧美地区病例数迅速攀升。3月至今,“跑车之国”意大利确诊人数激增40倍,封城区域逐步扩大至全国。工业发展为抗疫形势让步,法拉利跑车先期维持小规模生产,最终因供应链难以维系,企业宣布3月14日至3月27日停产。

  截至3月25日,全球共有197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确诊病例。意大利、美国、西班牙、德国、伊朗、法国确诊病例超2万,印度自3月25日起全国“封城”21天。主要汽车消费地区相继成为“疫区”。

  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负责人Eric-Mark Huitema认为,欧盟汽车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据该协会统计,欧盟共有229个汽车工厂,制造业人数多达260万人。

  停产潮发端于意大利。3月13日起的一周内,波及范围扩大至欧洲、美国、墨西哥等地。以大众集团为例,3月17日大众宣布,西班牙工厂、葡萄牙塞图巴尔工厂、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工厂,以及位于意大利的兰博基尼和杜卡迪工厂在当周停产。大众集团在欧洲其余工厂暂停生产两周。

  3月21日,大众汽车在美国的查塔努加工厂停产一周至3月29日。墨西哥两家工厂则计划自3月30日至4月12日停产。

  3月19日,研究机构IHS对欧洲市场作出预测,若停产持续至6月底,欧盟11家车企将累计损失销量达515万辆;若疫情提前至4月底缓解,损失销量可缩小至218万辆。

  疫情急剧变化,仅一周后,IHS的预测更为悲观。3月25日发布的预测认为,美国、中国和欧洲全年销量将分别同比减少240万、230万和190万辆,同比分别下滑15.3%、13.6%和10%,全球汽车产业整体遇冷。

  2019年,汽车行业已现疲态,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后最大同比降幅。 即便是高速发展的中国市场,亦步履蹒跚。汽车消费需求下滑、中美贸易摩擦等问题加剧了汽车企业的经营风险。主要车企投向未来竞争性领域的研发开支又无法缩减,大众、宝马等车企手中还有 “排放门”导致的巨额罚单。

  长时间停产,员工工资等运营成本仍在不断发生,车企疫情期间自由现金流将大幅流出。

  评级机构亦普遍担忧车企的信用状况。福特汽车欧美等地工厂停产,且复工时间不能确定,消费需求下滑,惠誉将福特汽车和福特信贷评级下调至BBB-,评级展望为负面。穆迪则称,有可能将通用汽车的银行信贷评级下调至垃圾级。

  截至3月24日,通用、福特、FCA、雷诺集团的市值和3月1日相比,至少跌去一半。通用、福特已宣布动用超百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增加企业的资金流动性,储粮抗疫。

  标准普尔称,汽车制造商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车企当前已将保护流动性提上议程。在宝马媒体沟通会上,宝马企业财务董事彼得回忆称,金融危机时宝马自由现金流几乎为零,现在,宝马手握174亿欧元的流动资金。

  在同一场合,宝马集团负责采购的董事万德称,过去几周,宝马一直在研究供应链问题。宝马的零部件生产能力遍布全球,采购不会集中在单一供货渠道和地点,宝马会在全网调配资源。

  中国市场未及恢复,又受到来自海外的二次冲击。

  一方面,汽车玻璃等依赖海外市场的公司出货受阻。福耀玻璃(600660.SH)在互动易平台上表示,如果汽车厂停产或减产,公司订单将受波及。2019年,海外销售业务营收贡献了福耀玻璃一半业绩。

  另一方面,中国汽车产业仍有一部分核心零部件要从海外采购。一家商用车企采购经理称,商用车共轨燃油系统和后处理系统中,有两个核心零部件需要进口。“整车厂会提前下达需求计划,国内零部件厂家向上游海外供应商采购备货,现在只能期盼零部件企业前期有储备。”这名经理说。

  3月16日,在广州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称,广汽进口部分电子部件、控制件, 5%至10%的整车零部件需要国外配套。

  求援政策刺激

  一家全球知名零部件企业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相比供应端不畅,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需求端,(车企)现在都没有人来催我要货。”

  中国市场线下客流恢复缓慢。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统计,截至 3月26日,4S门店复工率超过九成,但销售效率仅为59.9%。

  经销商正在经历一个比2019年更难过的时期。“2018年行业开始负增长,2019年‘国五’切换到‘国六’,对整个行业打击很大。还没有喘口气,疫情就来了。”广东省汽车流通协会会长严斐称,2019年大部分经销商都难以盈利,2020年情况更不乐观。

  应对新冠疫情打击,国内汽车行业呼吁热点城市继续放松限购。

  全国目前共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海南、天津等省份采取汽车限购。2019年,应对车市下行态势,中国政府部门下发多份文件 ,提出挖潜内需,鼓励汽车限购的地方逐步放宽额度。当年,贵州省贵阳市率先取消限购,广州、深圳和海南不同程度增加了购车指标。

  2020年2月,《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冠疫情工作时的讲话。讲话提到,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

  广东省迅速响应。2月27日,广东省发改委提出,将加快广州、深圳两地新增汽车指标放号。3月25日,杭州市宣布2020年一次性增加2万个车牌指标。

  2月末,车企营销活动陆续启动,事实上拉开了价格战序幕。上汽通用五菱长安欧尚奇瑞汽车、长城汽车哈弗、广汽传祺吉利汽车等多家车企承诺发放巨额购车补贴,吸引居民消费。易车研究院周丽君认为,车企牺牲利润,大幅降价抢占市场,是希望在不大的空间中搏得生存机会。

  2月中旬,广东省佛山市宣布,市、区两级财政出资鼓励消费者购买“国六”新车,单车可获2000到5000元的补助。广东广州、珠海以及湖南长沙随后跟进发布补贴政策。

  3月12日,中汽协呼吁政府主管部门出台更多政策刺激消费市场,汽车行业期盼政府像11年前一样强力出手。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政府在2009年发布“汽车下乡”和购置税优惠政策,刺激当年汽车销量大幅增长46%至1364万辆,全年汽车销量超过美国。

  与中国情况不同,欧美国家疫情正在上升期,汽车公司股价跌跌不休,各车企面临流动性危机,欧洲国家重点考虑对企业提供更直接的救助。

  3月24日,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对当地媒体称,政府已经草拟了一份困难企业名单,考虑向企业注资甚至将其国有化,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法国政府还将通过商业银行提供3000亿欧元的信贷支持。法国车企雷诺集团随后表示,金融危机期间,雷诺曾获得30亿欧元的政府贷款,这次企业或会继续接受政府帮助。

  德国政府亦宣布设立总规模达6000亿欧元的救助基金,其中包括企业纾困资金,可用于购入受困企业股权。

  美国国会议员黛比·丁格尔3月24日对媒体称,2009年,美国通用和克莱斯勒分别接受了联邦政府510亿美元和125亿美元的救助。如今底特律汽车企业不会轻易寻求政府直接经济援助,美国车企只希望获得流动性,比如获得政府的贷款担保、税收减免等安排。

  2009年7月至8月,美国政府曾通过补贴方式,刺激居民以旧车换购新车。因补贴金额迅速用完,计划提前结束,汽车业仍需靠自己走出行业危机时刻。当前,通用、福特汽车已宣布客户购买新车时可以延期付款。对信誉更高的客户,通用汽车金融可提供为期七年的无息融资。

  本文选自即将于3月30日出版的《财新周刊》,原标题《低油价飓风横扫全球》

  

版面编辑:任蕙兰
财新微信